溯之海

◆全职
基本都能吃。但只接受邱非受向,婉拒伞修伞。
◇农药
只吃赵云受向,官配基本不拆。
◆小排球及影
◇从零尤昂
◆文豪芥敦
◇灵能律茂
◆小英雄大三角
这几对不接受任何拆或逆♪


#人物崩坏#
#打戏乱掰#
#没文笔没逻辑#

宁静的深夜。

就在街上的人们都在做着香甜的美梦时,兴欣网吧的一楼却更变得加喧闹了。

一小堆客人围着一台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机器大声叫嚷,而坐在那台机器前的主人看起来并不受外界信息的干扰。手下精细的操作充分体现在角色上。角色名为冷冽风霜的战斗法师对着前方手忙脚乱只剩一层血皮的剑客轻松上挑一记圆舞棍浮空,浮空中的剑客动作紊乱显然对状况束手无策,待掉落后一个65级大招豪龙破军结束了战斗。

“哦!好!对对!那边有空当别漏了!”
“对!好!上!干掉他!”

屏幕上跳出的荣耀两字无声宣告着这场战斗的胜利。周围凑热闹的客人发出兴奋的叫声。旁边坐的远的客人不少好奇望了几眼。而操作的主人神色如常,仿佛刚刚那场强势的胜利与他无关,熟练地掏出口袋里的中华烟抽出一根,下意识撇见墙上的此处禁止吸烟,请去吸烟区的警示,无奈作罢。脸上却满是怀念的神情。

“哈哈赢了!你好厉害啊!战斗法师玩的这么牛。加个好友吧。以后组团找你联系。”

面对眼前的邀请叶修只是挑了挑眉没作回应,抽出电脑里的账号卡走到一个陌生的小年轻面前递给了对方。小伙子有点恍惚,自己刚刚无论怎么努力都没有打败的对手被眼前这个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人轻轻松松打败了,内心不禁有些挫败和羡慕。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变得和这个人一样厉害呢?暗搓搓地思考着各种可能性。

叶修自然不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内心的想法,丢下身后一堆组团求带大神别走的呼喊悠闲自在地走人了。

他站网吧门外,双眼涣散无神地盯着天空,抽出嘴里的烟,对空气吞吐几圈烟雾。几秒后迅速认清了一个残酷的现实,自己睡哪?

叶·无家可归·修表示希望倒带重来一次。

网吧里的那位小伙子正兴致勃勃准备插入大神用过的账号卡去竞技场再走一圈,沾沾大神运的这种想法在下一刻就灰飞烟灭。

小伙子开始努力催眠自己所见的无情现实。

呵呵那画面太美,作者来替他讲。

↓↓↓

叶修一脸淡定走地回网吧来到值日的小网管面前敲敲桌子示意后问道:“你们这儿招收网管吗?”

>>>

好的又是个旧脑洞。慢慢填。

尘埃


*灵感源自弹丸但游戏没玩/新手上路OOC严重/大量私设。






在希望与绝望之间,那暧昧模糊不清的分界线。

被他轻易击碎。

“我可是相信着你们呢。”

>>>

人类史上最大最恶绝望事件,现在进行时。

战火与硝烟弥漫于数座城市,绝望在肆意蔓延。希望却也一直存在着,闪耀着微弱而坚定的光芒。

坐落于某个城市海岸处的一栋宏伟建筑,一场关乎人类未来的会议正在悄然开展,而这也是一切的开端,却并没有人知晓。

“绝望残党最近活动呈现增加的趋势,叶秋,我希望能派你去侦察几番。苏沐橙那边的增援任务我已经派其他人过去了,你意下如何?”

“既然是陶组长派发的指令,我也就只有遵守不是吗。”叶修捻灭了手里的半截烟,神色淡淡。语气泛着些许微不可查的冷意,随即起身离开会议室。

无声的寂静在会议室持续了不知多久,随后传来一声叹息。

“再见,叶秋。”

火红艳丽的战袍飞舞。一人挥舞着战矛,漫不经心地消灭一个个叫嚣的黑白熊机器人。蓦地手中一顿,把战矛攥紧了些,手下动作愈发加快,却似乎渐渐显露出一种狼狈的模样。

不远处的一个残破建筑中,一颗石头咕噜噜地滚落到叶修脚下,打破这一片“沉寂”,无数刀光剑影猛地向他席卷而来,如此劣势之中,叶修唇角奇异地上扬,带着迷人的色彩,唇齿翕动轻声呢喃。

“......抱歉啊沐橙,要让你寂寞一阵子了。”

鲜血飞溅。

镌刻着嘉世纹章的残破衣角飘飘扬扬落地。

嘉世叶秋,陨落。

另一边战场。

一记漂亮的热感飞弹扫荡了眼前苟延残喘的敌人,抚平鬓角凌乱碎发,苏沐橙的内心渗透着浓厚的不安,似是听到了恒古的召唤,心有所感地望向某个遥远方向,天边只余任旧混沌的暗沉深红。

…………

叶修。

我会等你回来。

>>>

慢慢码填脑洞。

[自戲]折原臨也


*舊戲

修長細瘦的身形隱匿在密集嘈雜人群的公園中,悠閑自在翹起大腿坐在某處不知名的冰涼長椅上。放松身體倚靠背後的木板發出輕微咯吱聲,只手肆意耷拉在椅後另手拿著手機手指靈活操縱網站界面快速瀏覽各種隱秘信息和情報。

被手機遮擋半邊陰影的面上詭異笑容壹成不變,熟悉身影驟然顯現於視野眸中墨色深沈晦暗隱約滲透精光。手指變幻動作有意無意摩挲著手機界面,屏幕上赫然與方才身影長著相似面容。薄唇輕聲呢喃混雜些許瘋狂。

"找到妳了——♪"

[自戏]中岛敦


*離開孤兒院流浪時期

*存存渣戏略崩

漫無目的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徘徊好奇瞅望琳瑯滿目的商店透過彩色琉璃窗觀察內部景致。
都是在孤兒院看不到的食物....會比茶泡飯還要好吃嗎?
空腹的肚子若有感應般發出不滿叫嚷面色微滯頓感窘迫。覺察到身後行人數道視線轉過身撓頭微曲腰神情尷尬扯嘴僵硬露笑拔腿就跑。嗖嗖幾下躥進拐角處的陰暗小巷後背緊貼冰冷墻壁順勢而坐。刺骨寒意輕易貫透肌膚光速般刺激混沌的大腦,模糊的意識清晰了些許。側頭斂眸打量巷外迷離的繁華夜景啟唇輕聲呢喃道。
......真是太沒用了、這樣的我。

[自戏]中岛敦


*梗源39话

*存存渣戏略崩

耳畔傳來太宰先生融入輕風的細碎話語。
「.....人啊、在父親去世的時候是會哭的。」
神色停滯數秒一股強烈酸澀感如同勢不可擋的洶湧大海充盈眼眶周圈不禁皺緊眉抿緊唇瓣門齒壓迫下唇生出痛意亦不自知。身軀不自覺微顫腦海中無數次將那個人對自身實行的暴行仿佛走馬燈般重現最終定格在那張冷凝肅穆的面容。終是無法抑制冰冷淚水自內眼角迅速滑落彎曲了腰背雙手撫上面龐泣不成聲。
如同噩夢般的存在消逝卻伴隨在心口劃上濃重一筆的傷疤。何其諷刺的事。
「......如此窩囊廢的我究竟有活下去的意義嗎。如今連那個人也逝去的此刻,我卻依舊想要活下去,無比貪戀這個世界的溫暖。身處地獄才知生存的可貴。院長,這是可憎的你教會我的事。」

[吴叶]无题


*莫名其妙的脑洞

*拒绝吃药治疗谈人生

*私设文笔渣/时间线模糊/目测字数短小

1.在吴雪峰书桌最底下的柜子里,放着一张飞往中国的机票,日期是好几年前的了。

2.吴雪峰其实是个盒子控。

3.叶修每年都会收到一张国外寄过来的贺卡。附赠几个精美又稀奇古怪的空盒子。陈果随意扫了几眼,说:“没想到叶修你还有这样的兴趣爱好。”

4.叶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回道:“一个老朋友送的罢了。”眉眼间满是缱绻。

5.不会有人知道吴雪峰塞满一整箱的盒子里,承载的满满都是与叶修相处的时光。

6.不会有人知道叶修其实经常做梦。做以前嘉世的梦,做着有人喊他小队长的梦。

7.吴雪峰回国了。

8.叶修对吴雪峰告白了。

9.没想到被抢先了呢。吴雪峰一边心想着,一边不紧不慢地贴近叶修那带点病态白的脸。啊,耳根红了。小队长真是纯情。事实证明吴雪峰大大心脏的技能点也是点满状态。

10.两人成功啪啪啪了,可喜可贺。

叶修:雪峰你盒子装的都是些什么跟我有关的东西啊?

吴雪峰:以前嘉世的一些照片和叶修你的[哔——]罢了。

叶修浸染多年荣(xin)耀(zang)的直觉告诉他,还是不要深究被消音的部分才是上策。

因为他现在腰还酸的不行。

各大工会最近很闹心。

本来抢野图boss时跳出个兴欣就苦不堪言,最近又发现君莫笑又不知从哪招了个气功师。虽然确定不是方锐,但绝对是职业选手级的。

他们在猜测气功师身份的同时也在想:

怎么有种君莫笑和那个气功师是一对的错觉呢。看来是双十一的阴影还没过……